庆典首页
演艺新闻
演出案例
外籍演员
演艺演员
庆典物料
四喜演员吧
微信3847
相声剧本
搞笑不低俗娱乐型相声剧本《当模范的痛苦》
2012-06-03 11:36:55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720次 评论:0

成都开业庆典     成都庆典演出    第一幕  (校园中,甲、乙两同学上)  旁白:这是阳光明媚的一个夜晚,同学小甲和小乙,漫步在这春光洒满的主干道上,我们的故事也就在这里开始了。  甲:哎,你说那最后一个攒积的题也忒难了!居然连我都不会做;  乙:呵,就你!你要能做出那道题,我,我把这黑板我给他吃喽!  甲:诶,老于考的怎么样?  乙:反是跟你差不多,一张卷子就剩班级姓名能自己写了!  (乙看到地上的钱包)  甲:不是,我跟你说——   乙:啊,那什么,你不吃饭去嘛,那赶紧去吧!  甲:你呢?你不吃啦!  乙:啊,那什么,我还有点儿事儿,你就先去就成。  甲:不知这回又是哪个无知少女又要惨遭毒手哇?!(一脸龌龊的表情)   乙:别胡说八道!  甲:我只是不忍看到那么多的女孩儿被你成批残害!  乙:看我嘴形,你给我,滚——   甲、乙:YOU ARE AJ——R !  甲:行,走了啊!  乙:啊!(乙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钱包,偷偷摸摸的翻开看了下,孙兴式下场)  旁白:就这样,一个不期而遇的钱包打乱了小乙原本平静的生活,我们的主人公要怎样应对下面发生的事呢?请大家继续欣赏!  (场景切换到男生宿舍,一张桌子,围坐了四五个人)  (乙进)丙:哎,昨儿晚上我跟社团部的人到就门口儿那新开的火锅店,诶,我跟你说,那家儿那收钱的小姑娘,呵,是真漂亮!  丁:恩,那个是真挺好看!  丙:是吧!  (甲进、对乙)嘿,你那么快就完了!  丙:三分钟男人o(∩_∩)o...   丁:哎,你们听说了么?  甲:什么?  丁:1号楼,就校医院边儿上那楼,就原来电气教自控原理那老教授,说是丢了一钱包,说里头什么证件、银行卡什么的,反正不少钱呐!我跟你说,也该着了那老头儿倒霉,说就是昨儿晚上,还下雨。你说大晚上的,正赶上,天又大雨又黑——   丙:说什么?  丁:哦,是天又黑雨又大!你说你一老头大晚上的出来瞎溜达什么呀!  乙:那、那钱包归其找着了么?  甲:估计没戏了  丁:恩;那还不早让人捡跑了  甲:这还是大学,不知道谁捡了钱包,居然还给“跑”了!(乙惊)  丙:要我说这种人渣就应该抓起来扒他的皮,吃他的肉,拆他的骨,喝他的血,再把他扔到海牙基地鞭尸!  甲:喔!你也太狠了吧!  丁:真爷们儿!  (乙跑出去)  甲丙丁:哎——   旁白:没有永远的秘密,钱包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了,是选择继续保守秘密,还是完璧归赵,那样同学又会怎样看他?无尽的迷惑纠缠在小乙心底,请继续观看,我们的故事。  (丙丁上,正遇见甲)  丙:诶,你看见外面儿了么?  甲:什么?  丙:合算前两天咱说的那苏教授的钱包是让老乙给捡着了,给交回去了,这不外面的感谢信都贴上了!  甲:真的假的?  丙:恩!   丁:我惊讶的都快去看心理医生了。  甲:那,走吧,咱赶紧看看去!  旁白:小乙最终选择了将钱包归还失主,本应是皆大欢喜的故事却因为下面的情况变得复杂起来,请大家继续欣赏《模范的烦恼》第二部分  (第一幕结束)     第二幕  (学生宿舍楼,门前张贴了对小乙同志拾金不昧的表扬信,小乙同志载誉归来)  人群围在表扬信前。  喝多了:呵,现如今还真有这拾金不昧的,这儿还贴出来呢啊,得,瞧瞧  吃不饱:就是,要么说咱大学教育出来的跟那帮子不学无术的小流氓那就是不一样!  睡不醒:嘿,我说有你这么说话的么!要我说这就纯粹一傻帽儿!那么多钱自己儿留着花不完了么,这不吃饱撑的么!  喝多了:诶,这你就不懂了,现在谁还在乎这点儿钱哪,捡一钱包,能落一好名声,谁不干哪!  吃不饱:就是啊,得,咱也甭看了,散了吧,散了吧!  (小乙走过表扬信,得意洋洋,十分神气)   旁白:小乙自信的回到了宿舍  甲:真没想到,啊,老乙还能有这么高的素质,啊!  丁:哎,是没想到啊!  丙:真实的啊,那么一大馅饼,就正落这小子嘴上,哎,没辙呀,要么说么,傻人有傻福!  甲:这也得分谁,这钱包要我见着,估计我就,可能啊,反正也许——   丁:不你们是真看不出来是假看不出来啊!  甲丙:怎么了?  丁:你们仔细想想,这事最早是礼拜一传出来的,再说那天咱们聊天时候他也在啊!  甲:是啊,那又怎么样呢?  丁:要么说*就是傻!你想,礼拜一就有人沿路检查过就没有再看过这钱包,这说明什么?   (丙若有所思)  丁:证明他是礼拜一当天早上就已经捡了这钱包啊,可是表扬信上写的可是礼拜一下午才给人还回去的!啊,这意味着什么?  甲:你是说他开始没想着要还这钱包。  丁:他要真是拾金不昧,干嘛不在周一上午就给人间还喽,干嘛还在上午跟咱们聊天儿时候装的跟不知道似的!  丙:对呀,你这一说还真是!  甲: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!  丙:那怎么办哪?  丁:怎么说也不能轻饶了他,咱给他下一套儿,我就不信他不钻!  甲:什么套儿啊?  丁:其实很简单,不过可需要你帮忙!  旁白:宿舍三人开始研究起他们的计划,而这一切对于小乙却是全然不知!  甲:诶!  乙:哎,你怎么在这儿呢?  甲:啊,我来跟你说个事儿,  乙:啊,什么事?  甲: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难受啊!  乙:什么事儿啊?  甲:其实也没什么大事!  乙:那你就说呗!  甲:可我要说出来,我就是怕你难受。  乙:那你就别说了  甲:可要不说我就难受了!  乙:那你就说!  甲:可说出来我还是怕你难受  乙:我现在就够难受的了!你到底说不说!  甲:哎——,我说,我说,就是咱们,那个,就是前几天你不是捡了一钱包么?  乙:是啊  甲:你不是说那里头有七百块钱现金么?  乙:是啊  甲:现在外面有人说,反我也是听说的啊,就是说吧,说那个——   乙:说什么了?  甲:说,人那钱包里本来不是七百  乙:不是七百?那是多少?  甲:说是八百。  乙:什么?这不是胡说么!那里头就是七百,哪儿,怎么来的八百?  甲:你别生气,我也就是随便这么一说,哎,咱俩这关系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到底拿了几百?  乙:你这什么意思?什么几百?我全还给人家了,我嘛玩意儿就几百!  甲:哦——!那就说你拿的真不是一百!  乙:真不是!  甲:那到底是几百呢?  乙:什么呀?怎么还几百?我一分没拿,那钱包里他就有七百块钱!  甲:行、行我相信你,就算你没拿那一百块钱!  乙:什么就算哪!那我就是没拿!  甲:好、好,就是你没拿那一百块钱!可这外面这风言风语的传出去可是不好听啊,而且这眼瞅着就要年底的评优了,别回为了这一百块钱坏了名声!啊  乙:那你,是什么意思?  甲:我说你干脆就拿一百块钱,直接还给人失主就完了  乙:什么?我自己再拿一百,不,凭什么啊?我吃饱了撑的!我缺爹呀我!再说我根本就没拿那钱,我干嘛我还自己再往里还倒贴呀我!  甲:哎,你没明白,现在你究竟拿没拿那一百块钱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别让那一百块钱坏了名声!啊,你想想!  乙:那好吧,你让我想想!  旁白:就这样,小甲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。下面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?  甲:诶!  乙:诶,来了  甲:我正找你呢,上次那一百块钱你给送去了没有?  乙:送了,后来我想了半天,还有什么能比名声重要啊!算了,不就是一百块钱嘛,我花钱买个踏实!  甲:哎,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,可现在是还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  乙:啊,什么事?  甲: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难受啊!  乙:什么事儿啊?  甲:其实也没什么大事!  乙:那你就说呗!  甲:可我要说出来,我就是怕你难受。  乙:那你就别说了  甲:可要不说我就难受了!  乙:那你就说!  甲:可说出来我还是怕你难受  乙:我现在就够难受的了!你到底说不说!  甲:哎——,我说,我说,就是这两天外面又有人传——   乙:传什么?  甲:就传那个,说你捡那钱包里头吧,不是八百块钱  乙:哎呦,终于明白了,那根本就不是嘛!是——   甲:他们说是九百!  乙:什么?我九*啊!这谁说的,你给我找过来,我问问他!  甲:哎,哎,哎;你别生气嘛!我就是随便问问嘛!那你这事打算怎么解决?  乙:怎么解决?我哪知道怎么解决!  甲:要我说你还是得先分清了这主次缓急,我问你,到底是一百块钱重要还是自己的名誉重要?  乙:那,当然是名誉重要了!  甲:还是的!而且这年底的评优眼瞅着就快开始了,你可别丢了西瓜捡芝麻!啊,再想想!是不是?  乙:你,容我再想想吧!  旁白:在金钱与荣誉面前,小乙又将面临新一轮的选择了!  甲:诶!  乙:诶,  甲:我正找你呢,上次那一百块钱你给送去了没有?  乙:送了,后来我想了半天,还有什么能比名声重要啊!算了,不就是一百块钱嘛,想开了!  甲:哎,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,可现在是还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  乙:啊,什么事?  甲: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难受啊!  乙:什么事儿啊?  甲:其实也没什么大事!  乙:那你就说呗!  甲:可我要说出来,我就是怕你难受。  乙:那你就别说了  甲:可要不说我就难受了!  乙:那你就说!  甲:可说出来我还是怕你难受  乙:我现在就够难受的了!你到底说不说!  甲:哎——,我说,我说,就是这两天外面又有人传——   乙:又传嘛了?  甲:就传那个,说你捡那钱包里头吧——   乙:传我那个钱包里头又不是九百块钱了,是一千块钱了对么!  甲:你都知道啦?  乙:我知道嘛,我知道!我跟你说啊,再传多少钱我也不给了,好么,拿我这当福利院了好么!  甲:哎,你先别生气,听我说呀,我那意思是说吧,你看这无论你拿了多少钱  乙:怎么还我拿了多少钱,他我就没拿,那里边就七百块钱!  甲:那要那里边就七百,你干嘛还给人家送回去二百啊?  乙:什么,那不是你让我去的嘛!  甲:啊,对呀,我的意思是现在具体有多少钱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得把外面那些人的嘴堵上成都开业庆典     成都庆典演出  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情:
内  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