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典首页
演艺新闻
演出案例
外籍演员
演艺演员
庆典物料
四喜演员吧
微信3847
相声剧本
夜来麻将声
2010-03-10 17:03:44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60次 评论:0
乙:今儿个观众来的不少。
甲:嗯,行,够手儿了。
乙:够手儿了?这回该我们俩来了。
甲:来呀!来几圈都行。
乙:我们俩往这儿一站,大伙儿就看出来了!
甲:位置很清楚。
乙:唉。
甲:他是上家儿,我是下家儿。
乙:我们这门儿艺术啊,讲究四个字。
甲:对!四个字!
乙:说学逗唱。
甲:不,吃碰杠胡。
乙:走!外边遛哒去!
甲:怎么啦?怎么啦?我说的不对也没关系呀!咱们研究啊!别这模样儿啊!您看他俩眼瞪的跟二饼似的!
乙:你掉到麻将堆儿里头啦你?这场是相声。
甲:相声?
乙:唉。
甲:不爱听,不听相声。就是打麻将。
乙:跑这打麻将来?
甲:唉。
乙:找别人去,啊。
甲:找别人?有的是人,我们财务科里头好几位呢!想来啊?招之即来!
乙:都听你的?
甲:当然了!
乙:嗯。
甲:我比他们资格老啊!他们都算那(音内)个麻坛新秀。
乙:麻坛新秀?
甲:唉。
乙:都有谁呀?
甲:有业务员老洪 。
乙:老洪?
甲:嗯。
乙:叫什么名字?
甲:“红中”。
乙:有叫这名字的吗?
甲:麻坛新秀嘛,老洪代号叫“红中”。
乙:哦,代号?
甲:代号。
乙:就为叫的省事。
甲:对对,对对对对对对。
乙:还有谁呀?
甲:有个统计员。
乙:啊?
甲:老白!
乙:“白板”哪?
甲:唉,你也知道?
乙:啊。
甲:“白板”, 对对,“白板”。
乙:还有哪?
甲:还有个女的!
乙:哦。
甲:女出纳员 “小幺儿”!
乙:准是“幺鸡”! 好好好。
甲:知道啊? 几个人儿了?
乙:仨人了啦!
甲:仨啦。
乙:啊,算上你四个人,正合适。
甲:唉不行不行。
乙:怎么这?
甲:这得富裕点儿。
乙:还有富裕?
甲:唉!还有一个哪!
乙:还谁?
甲:一直借调到我们科里帮忙的 “老阚”
乙:哦,这位姓阚?
甲:嗯。
乙:他的代号叫什么?
甲:“卡档儿”啊!
乙:嘿!都有代号啦!
甲:全有啦!
乙:那么您的代号是?
甲:唉!我是财务科的科长,能给我起代号吗?我这官衔就是代号。
乙:那么您贵姓啊?
甲:我姓“马”。
乙:哦,“马科长”。
甲:不, “麻科长”。
乙:“麻将科长”啊?!
甲:唉,对对对,这不是一共五个人吗?
乙:啊,是是。
甲:每次玩儿牌呢,上四个。
乙:是。
甲:那个呢**休。
乙:唉,倒着歇。
甲:唉,倒着歇是倒着歇啊。
乙:嗯。
甲:那个,小幺儿不能歇。
乙:为什么呀?
甲:她是我的助手,玩儿牌的时候,她在上家儿,我在下家儿,我需要什么牌呢我告诉她。有暗号。我一给暗号她把牌打出来,我是连吃带碰,容易胡!
乙:一合手啊?
甲:合作,嗯。
乙:小幺儿一直坐你上家?
甲:诶(阳平)!
乙:固定座位?
甲:啊。
乙:那二位干吗?
甲:我是科长啊!我说了算哪!
乙:嗯呵!
甲:行了行了行了!甭打风头啦! 老挪座儿多麻烦那!小幺,你还坐这儿。
乙:就为让你胡。
甲:唉!
乙:这小幺图什么呀这是?
甲:唉呀!小幺啊!玩儿牌的瘾大嘞!
乙:嗯。
甲:你算吧!
乙:嗯?
甲:打盯天亮,我们仨人全累了,小幺儿愣不困!
乙:这可不好。
甲:嗯?
乙:几个人凑到一块儿玩儿几把可以。
甲:啊。
乙:哪有一打一宿的呀?
甲:我愿意呀!
乙:你愿意?
甲:啊。
乙:你爱人不管?
甲:她管哪!那是去年。
乙:嗯?
甲:我一玩儿牌她就唠叨,今年你再看?我整天打麻将她都不管啦!
乙:你爱人没意见了?
甲:跟我离婚了。
乙:那是不管了!
甲:可那(音内)“卡档儿”不行。
乙:怎么着?
甲:“卡档儿”这人太软弱,怕婆儿。
乙:怕...能都跟你一样吗?!
甲:这不是,上星期六的事儿嘛。
乙:嗯。
甲:上星期六,快下班的时候我通知他们几个人,下班以后都到我办公室里取齐。
乙:“取齐”?
甲:“红中”提出来了,“不玩儿了,今儿得睡觉,眼疼。”
乙:嗯,打麻将熬夜熬的。
甲:“红中”一走。
乙:嗯?
甲:“卡档儿”又提出来啦。
乙:提什么啊?
甲:“先得回家说一声儿。”没出息! 我说“行了行了,快去快回,等你啊!”他走了,仨人等一个,浪费时间!这个时间是金钱哪!效率是生命啊!你算嘛,现在不都提倡那(音内)个 “满负荷麻将法”吗?
乙:麻将法呀!
甲:啊。
乙:“满负荷工作法”!
甲:甭管什么法呀,为等他,少打了好几圈牌。
乙:嗯,分秒必争。
甲:还算不错,半个多小时他回来啦。
乙:嗯。
甲:我说“行了行了 回来啦?啊,甭解释甭解释,快坐快坐,咱们还是老规矩,我先起庄,本风两番,走,(比划撒色子)五,五自手,走,八,八五一十三,留四两把抓干,别楞着,抓牌呀!真是!”
乙:这就开上啊?
甲:什么?六万?吃!
乙:挨的着吗?!
甲:九条啊,碰一个!
乙:中国话你懂不懂?
甲:你打五饼?五饼归我我听了”!
乙:你有完没完哪?
甲:你“诈胡”不给钱哪?
乙:谁“诈胡”啦?
甲:嗯?
乙:你怎么回事?
甲:告诉你我要玩牌的时候别理我。
乙:嗯!(瞧不起的口气)
甲:我是全神贯注啊! 别的我也听不进去。
乙:啊!
甲:嗬!那(音内)天那 我手气大壮 是我用的那牌呀 唉 “小幺儿”那都有
乙:嗯。
甲:连着胡啊!刚打了八圈 “卡档儿”又要回家。
乙:又干吗去?
甲:拿钱去(音切)。
乙:嗯?
甲:带钱太少不够输的。
乙:你们打麻将还动钱的?
甲:费话!这不挂点儿彩谁费这工夫,真是!
乙:我告诉你啊。
甲:啊?
乙:打麻将本来是一种娱乐活动。
甲:啊?
乙:一动钱就叫赌博!
甲:这怎么赌博呢!这是变向储蓄!
乙:胡说八道!
甲:“卡档儿”要走?
乙:嗯。
甲:我不让走!
乙:对。
甲:我说“唉唉唉!别走别走!还等你是怎么这?不没钱了吗?好办那!借给你点儿!
乙:你借给他?
甲:我借他干吗呀!咱这财务科呀!
乙:啊。
甲:那屋那(音内)保险柜里头有的是钱!
乙:什么钱?
甲:就是全厂职工啊,救济灾民那(音内)两万块钱捐款都在里头哪!
乙:哦!
甲:我说“先给老卡拿二百,输了再借,有的事!“卡档儿”你写个借条儿,我盖章批准,写。”
乙:这老卡写了吗?
甲:写啦!
乙:哦。
甲:写完我一瞧:“今借公款二百元” 这那行啊!
乙:嗯?
甲:得写上借款理由啊。
乙:理由不是现成的嘛!
甲:啊?
乙:因打麻将输了。
甲:起哄。
乙:借...
甲:起哄是怎么着?
乙:嗯?
甲:这理由能借出钱来吗?
乙:那什么理由啊?
甲:要充足一点那!
乙:怎么写?
甲:怎么写呀?
乙:嗯。
甲:嗯?这么写吧,你就说呀,因为你父亲哪,大出血,住院开刀,急需用钱!
乙:我说你缺德不缺德呀你?
甲:就这么写吧!唉,行了,写完了吗?写完了?好,我盖章生效!盖!
乙:等会儿。
甲:啊?
乙:等会儿!
甲:怎么着?
乙:你这叫挪用公款!
甲:先救个急呀!真是。写完了,得, “小幺儿”给你这个,(比划把借条递给小幺),打开保险柜给“卡档儿”拿钱!快去快回呀 我先替你抓牌 “好嘞”!(模仿“小幺儿”说话) “小幺儿”拿着借条儿奔那屋去了。 “小幺儿”办
Tags:夜来 麻将
责任编辑:sanbaosixi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情:
内  容: